新时代青年 | 法院小伙创作《十点半的单位》唱哭众人,他还是辩论圈“典帝”

动漫推荐 浏览(861)
注册送分的真钱捕鱼
新时代青年 | 法院小伙创作《十点半的单位》唱哭众人,他还是辩论圈“典帝”

  8b4342edbf1a4795bfc060d10d9d29bd.jpeg

  有人说,陈典身上,像是住了“两个人”。

  一个是站在辩论席上的辩手陈典,打辩论的时候尽显扎实的法律理论功底。缜密的思维逻辑,坚定的姿态神情,让他光彩夺目,圈子里的人,都喊他一声“典帝”。

  另一个,则是坐在法庭上作为法官助理的他。穿上制服,别上国徽,沉稳而内敛,厚厚的镜片背后,永远是他冷静的眼神,能够飞速梳理出争议的焦点。

  ac6a1773d6c945fca9c557c72d76869b.jpeg

  2014年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陈典进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工作,目前的岗位是法官助理。

  他处事一直很低调,直到去年年初,因为一首《十点半的单位》,他一炮而红。

  陈典所在的民二庭,主要审理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还会涉及如银行、保险、证券,有大标的额的一审案件,还有复杂疑难的二审案件。

  陈典说,想到要写这首《十点半的单位》,是在2018年春节前,那段时间结案压力最大、加班也最疯狂。

  晚上8点多的杭州中院依然灯火通明,办公室里案卷如山,陈典和同事们一起在这里埋头苦干。谁能想到,法庭上气场大开的法官,到了晚上,都是去过食堂后默默加班的人儿,“那段时间,连院里的班车都是晚上9点半才发车。”

  有一天,他偶然间听到李健的《十点半的地铁》,回家后就跟妻子说,自己想写一首关于院里同事加班的歌,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故事。

  “所有灯火都还没入睡,江畔的风,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

  纤弱的姑娘,抱病的她,埋在桌前,浅浅地睡,我没有催,我不忍心催……

  这是我第二个叫家的地方,沉重的、温热的,在这里我需要学会坚强……”

  歌词缓缓叙说着

  法院工作的细碎和美好

  据说一出来

  就刷爆了全国法院系统

  有法律圈子的人看到后一眼就认出来,“这个陈典是那个辩论赛最佳辩手的陈典”么?

  c0f843270f7e4b158880472b61d5332f.png

  7732e7622e9744d7ac2db5761fb691d2.jpeg

  在中国政法大学稍微关注辩论的人,都知道有一个打辩论很厉害的人叫做陈典,人虽然毕业多年,但江湖上仍然流传着他的故事2014年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法大获得季军的新闻在微信圈里转发,四辩陈典也出现在新闻图片中,粉丝在评论回复处大喊“哇!有陈典耶,求联系方式!”

  大学时代,从一辩打到四辩再到队长;离开学校,步入工作岗位,他辩论的征途还没有结束。这些年,全国大大小小的辩论比赛都有邀请陈典参加,只不过身份从辩手变成了坐在下面的评委。

  与辩论的缘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陈典说,上世纪90年代,大学生电视辩论节目开始火爆起来,一些比赛辩词的同声记录还被出版社整理刊印,用于出版销售。陈典的父母就把这套书籍买回,给还在上小学的陈典阅读。从那时起,他对辩论有了最初的认知和向往。后来进入法大读书后,陈典作为法科学生,在师兄师姐的带领下,正式加入了辩论队院队。

  edd285154f8f43d9bfc587c651586124.jpeg

  对辩论的热爱,有人这样形容,像是与“辩论”这个美丽的江湖女子谈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恋爱。

  emmmm,恋爱,其实是真的有的。

  陈典和妻子,就是在一次辩论比赛中相识的。

  他是评委,她是赛组委工作人员。后来,两人惺惺相惜;再后来,两人成了一家人……

  到现在,妻子还经常帮陈典和他的团队制作和辩论有关的视频等等。

  13eff6c346824a66bd7fad6603236136.jpeg

  生活中的陈典,超软萌~

  2c5c8af5ccbf434596e4c7ed06361c7c.png

  陈典说,一个好的辩手,要有两套“内功”,一是知识水平、理论功底的积累,否则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二是对事物的认识和沟通的能力,对于辩手来说,有知识还不够,要注重如何将深厚的理论浅显的表达出来。

  从事审判工作不也是同理吗?!辩手陈典和法官助理陈典其实一样都是“善于观察生活的人”,在每一次经历里每一个案件中成长、体会。

  青年说:

  少时轻易说誓言,道挥法律之利剑,持正义之天平。长大以后有幸秉衡执剑,才知道挥剑易行偏于尺寸,天平易失衡于忽微。坚守法治理想就像是揣着一颗热心走在薄冰上,但这样,我仍想试着,秉持公平正义的初心,一直走下去。

  陈典

  最后,让我们一起跟着旋律,细细品味这位辩论高手写的歌词吧,并祝所有在假期加班的伙伴们,心情有如江畔的风“轻轻地轻轻地吹”:

  向上滑动阅览

  八点半的单位

  所有灯火都还没入睡

  江畔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静静地吹

  纤弱的姑娘 抱病的她

  埋在桌前 浅浅地睡

  我没有催 我不忍心催

  她看起来好累

  矮下了身子 向后仰

  我懒散地伸长了腿

  明天的案子

  还有几笔账需要核对

  对门的大姐 心神不安

  孩子的作业写完了没

  隔壁的姐妹 理着案卷说些

  是是非非

  我也疲倦了

  这是我第二个叫家的地方

  沉重的 温热的

  在这里我需要学会坚强

  城市的夜在头上

  理想坚守在这地方

  尽管夜色微微凉

  仍在江畔笑得冷艳漂亮

  九点半的单位

  终于灯火开始零星入睡

  江畔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静静地吹

  新来的小鬼 繁乱的纸堆

  他忙得找不到北

  楼上的大哥

  一桌家宴 热了几回

  我也疲倦了

  这是我第二个叫家的地方

  沉重的 温热的

  在这里我需要学会坚强

  城市的夜在头上

  理想坚守在这地方

  尽管夜色微微凉

  仍在江畔笑得冷艳漂亮

  我也疲倦了

  这是我第二个叫家的地方

  复杂的 烫手的

  在今天也只能暂时放放

  等关了灯 下了楼

  回家的路 还有好长

  不去想 笑一笑

  让风吹在我脸上

  十点半的单位

  所有灯火都已经入睡

  江畔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吹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